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DCM爆发前夜投快手怎么一回事?

快手上市这一消息相信大家已经知晓,回溯此次快手上市背后的投资事件,投资快手的公司不再少数,DCM不是投资最早的,也不是投资最多的,偏偏是投资最准的。

DCM爆发前夜投快手怎么一回事

“这个deal想做就不要砍价。”

计划发给快手的TS在投资团队内部迟滞几天,林欣禾表达了不满。

DCM投资团队确实感到疑虑,但不是无来由的疑虑:合并不久的创始团队,初露头角的数据,当时看来偏高的估值要价——DAU刚几十万,“在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流量红利充足的2014年,这样的数据也挺常见”。

1500万美元投资额度在VC阶段不算小数目。这是2014年,DCM新募集的第七期基金3.3亿美金,单个项目的平均投资大约700万美元。

在此之前,快手的两轮融资均来自五源资本,共160万美元。2014年,从gif工具转型短视频社区,快手主动寻求估值6000万美元的融资。与DCM面对面之,快手已见过一轮VC,被普遍认为“太贵”,已有机构开出价格,但比快手的叫价低不少,约4000万美元。

据DCM董事总经理魏萌回忆,“Hurst(林欣禾的英文名)特别坚决,追问大家在犹豫什么,他说要马上签下来。”

这让她笃信林欣禾“非常懂快手的价值所在”。这是个合理的推论,因为创办DCM之前,林欣禾曾是新浪的联合创始人,也做过微博,深谙社交媒体,当时快手看上去正像是个“视频版微博”。

2014年6月,DCM领投了快手B轮融资。得知DCM签了之后,还有一家大基金直接加价50%(估值)来抢。“我们把CEO‘摁住’,(才)没有让抢走。”

但没想到,在林欣禾那里我听到了同一个故事的不同版本,情绪截然相反。

他全然否认对快手“研究透了、看懂了”这种说法。坐在会议桌对面,林欣禾说“都是事后诸葛亮,我哪里有那么聪明。Sara(魏萌英文名)问我的时候,就觉得(这个产品)有点怪,跟宿华聊过,就是好奇。”

投了以后呢,就——“唉”,他摆了扶额叹气的姿势。

“在没有直播打赏之前,快手是一块钱收入都没有,还烧很多钱,烧到VC都觉得说,‘哇塞,这个月又要500万美金的贷款’。”

“我当时脑子里YY的商业模式是短视频广告。不过就连这个还不好意思和投委会说,当时的memo里面根本没写变现潜力,只在‘Risk and

Concerns’里面提了一句‘变现能力是个风险因素’”。

魏萌记得,关于变现,当时memo里的说法是“一旦你有了流量,广告主就会找上门”。

也就是说,快手的变现,根本是个意料之外的事情。林欣禾的说法是:直到映客证明了直播可以赚钱,快手才开始赚钱。

当然,快手今天远不止是“靠直播赚很多钱的APP”了。

资本市场上,它是价值1793亿美金的短视频巨头;在移动互联网上,它是用户体量庞大、流量惊人的巨型平台;在产业端,它是电商这个现代化商业模式变现的重要端口;在年轻人里,它是最有代表性的青年文化聚集地之一。二月份的第一个周五,这家公司在港交所上市,开盘股价涨了194%,市值达1793亿美元。DCM是快手第二大财务机构股东,占股7.6%。按此计算,DCM账面回报达136亿美元。

这是这家VC在中国成立15年以来,投资回报最多的项目,也是林欣禾的第三个单笔超十亿美金回报项目(他在唯品会、58同城的单笔回报也都超10亿美金),同时也是唯一一个回报超过50亿美金的项目,甚至目前账面回报超过100亿美元。这里我们有必要定义一下“100亿美金”的概念:它是可以对标Benchmark投资Uber的回报、载入风投历史的数字,高于高瓴投资京东,是被朱啸虎形容为“难度非常非常高”的成绩。

考虑到DCM团队是一个规模在8人的“精尖工厂”,在过去连续投中快手、唯品会、58同城、满帮、康龙化成、丁香园、好大夫、乐元素、Musical.ly、神策数据、豌豆思维——最早的追溯到中芯国际——等精品项目,这是一个可以大讲特讲且未完待续的故事。

林欣禾却只从“奇怪”的角度来阐述自己的成功——这本身就是件奇怪的事情。整个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,DCM独树一帜地保持着高回报,但成功之道又如此抽象、难以琢磨。

长久以来,DCM团队的故事也只在圈内流传,没有频繁的公关报道。林欣禾讲不出成功的金句,反倒把“成功是绊脚石”、“不该我赚的钱不去赚”这种又自省又奇怪的话挂在嘴边。他回避谈“成功”,说自己“能力那么强的话,就去做政治家了,不再浪费时间做投资”,但他分明是福布斯Midas

List(全球最佳创投人榜)100人上的老面孔。

林欣禾说害怕“成功”。因为这会伤害他的方法论。他总说自己“非主流”——一个亚裔在美国做了最早的中文网站(新浪前身),在中国把新浪带上市,又一脚跨到资本圈做了15年投资——他还“把自己作为方法”:非共识非主流的东西,会让他感觉怪,会好奇。快手只有8秒“很怪”,唯品会做抢购“很怪”,58同城的人海销售战术“还是很怪”。“奇怪的地方问题多,解决问题的方法比问题多,解决问题的方法带出投资机会。”

从创办新浪到投资上的成功,林欣禾早已不属于“非主流”人群,相反,他本根是财富自由的企业家、顶级的财务投资人、行色匆忙的精英人士。早几年,林欣禾被人群和资本推动着向“中国土豪”一路狂奔,穿西装、喝茅台,可这几年他又开始“非主流”:减肥、染发、抛弃西装,有数不清的五彩斑斓的衣服。

“我是跟大家说可以抄袭我的非主流方式,但很难做到。因为你周边的朋友都是主流的,你自己也是主流,你很难跳出来。”——即使在中关村创办新浪,又搞了十几年风险投资,如今林欣禾说起话来,还是带着浓浓的台湾腔。

多年来,手握话语权的林欣禾牢牢地把自己定义在“非主流”的位置上,很大程度上这也决定了DCM的投资方法论。在讲究覆盖、讲究竞争的风险投资行业,DCM异类得明明白白:进驻中国15年的美元基金,募投管退处处克制,有一套缜密的概率论,让“投中的运气”掉落设定的范围里,过去3年,DCM给LP的账面回报超过了22亿美金。据称2014年募资的3.3亿美元基金,总回报超过42倍,是全球回报率最高的基金之一。
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皮村电商网 » DCM爆发前夜投快手怎么一回事?
分享到:

分享开网店教程 让网店推广变得更简单

皮村电商网www.picun.com